《蓝色档案》独家专访——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

10浏览次
文章内容: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

“搞笑”是《蓝阿卡》的本质,也是杨先生的真实意图。

── 到目前为止,您已经讲述了‘Blue Aca’的制作过程。在这里我想再深入探讨一下杨先生的出现对这部作品的影响,您认为杨先生在《蓝色阿卡》中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杨先生:幽默,就是笑料。喜剧是我的强项。

噱头最直观地发挥作用,吸引玩家的注意力和兴趣。苗条漂亮的女孩突然变得肌肉发达、戴着面具、开始抢劫银行等不寻常的事态发展,让人突然感到困惑,并对工作的世界敞开心扉。

Gags 有能力轻松维持上下文。如今,内容变得更快、更短、更容易感官消费。我们有责任始终思考适合时代的故事讲述。我还需要继续完善我的表达方式,以便将它们传达给别人。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19

齐藤:作为一名独立游戏制作人,我每天都意识到游戏中搞笑的重要性。然而,当你开始考虑如何将笑点真正融入到游戏中时,它就变得非常困难。描绘笑点有哪些技巧?

杨先生:你不能教技巧。这是不可能教的。对于喜剧来说,才华就是一切。擅长的人一开始就学得很好,不擅长的人无论怎么努力也学不会。所以,我们也不向团队编剧“教授喜剧”。

作为一个管理者,我能做的就是为一个擅长喜剧的作家提供一个与喜剧品质相匹配的场地。

齐藤:因为这是一种诉诸感官和本能的类型,所以先天的感官就变得很重要。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20

杨先生:而且因为它是一种感性的流派,所以常常被人看不起。

不久前,集英社的《周刊少年JUMP》里就有这样的故事。在读者人气调查中排名靠前的作品都是严肃作品,而喜剧漫画则获得的票数不多。然而,与调查不同的是,搞笑漫画的销量很好,“每个人都读并喜欢,但很难诚实地说‘好’”。与其他类型相比,立即被阅读和丢弃的笑话可能会被低估。

因此,如果你想将一个笑话作为故事的一部分来实现,你需要想出一个适当的策略。仅仅开个玩笑是不够的。同时,它必须是严肃的、深刻的、有一定价值的。

例如,在日本漫画中, “银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基本上是一部幽默的喜剧动画片,但有时也会变得严肃而酷。我把它分成严肃的部分和喜剧的部分,有时也混合在一起,以保持适当的平衡。 《海贼王》的喜剧性与严肃性也有着巧妙的分配。

我自己就用噱头作为钩子来吸引用户的注意力,同时也追求创意的一面。它通过在轻盈中添加一种尊严来加深故事。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21

斋藤:我认为在银行抢劫场景中西罗科和西罗科恐怖之间的对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杨先生:如果您能接受的话,我很高兴。

我的目标是通过故事传达难以定义的情感。比如《伊甸条约》中,就有日富美使用纸袋的场景。这时,日富美对梓说道:“我现在和你在同一个地方。”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荒诞,但真正玩过的玩家却又感动又好笑。我想让玩家体验到“暧昧的情绪”,各种情绪同时涌来,分不清是感动还是笑。关于西罗科恐怖主义的对话也是为了这一目标而建立的。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22

── 例如,身体突然伸长等笑话涉及到肉体,但《Blue Aka》仅用一张插图和面部表情就创造了笑话,令人印象深刻。

杨先生: 《蓝色阿卡》主要采用的形式是一种单口相声的喜剧形式,涉及到语言的交流。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受到媒体或流派的限制。如果我现在制作的是卡通或动画,我会描绘使用大量动作的笑点。

落语风格的诞生是因为它是只能使用人物插图和文字的环境下的最佳解决方案,但从一开始就没有追求这种风格。这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 因为有限制,所以有些表现方式似乎更加突出。比如角色的“面部表情”。我特别喜欢Gehenna的养母风花在受到美食研究会的伤害时的表情。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23

杨先生:说实话,改变插画的姿势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仅仅改变面部表情是相对便宜的。所以,我们要求《Blue Aka》的插画师在画完角色后“创造出各种面部表情”。

有趣的是,你用 Fuuka 作为例子。就 Fuuka 而言,负责插画师 Noodle 画了很多我们没有特别订购的面部表情,他说:“如果你喜欢它,就用它。”我实际上非常喜欢它,所以我开始使用它。

── 《Blue Aka》中的角色很多,但专门从事喜剧的角色几乎没有。即使是看似幽默的人物也总是有两个方面:幽默和严肃。在创作角色时,您在多大程度上意识到了这种内在的多层次性?

杨先生:我当然意识到这一点。 《银魂》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那部漫画中,每个角色都有两个侧面:幽默的和严肃的。

角色创作有很多工作人员参与,但这个过程的前提是“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地成为喜剧角色的世界观”。因为这些角色都是在这样的世界观中诞生的,所以他们中的一些人自然就带有喜剧元素。

事实上,角色的魅力来自于“吸引力”。你也可以称之为意外。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被某人吸引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从那个人那里得到持续的兴趣。人类的兴趣之所以产生,是因为它稍微偏离了我们对该人的期望或预测。

因为象征性人物清楚地揭示了他们的个性,所以很容易以超出玩家预期的方式来描绘他们。如果运用得好,可以塑造出生动的人物形象。

花子的情况就是如此。当我向美术指导询问制作时,我要求的是一个典型的天真无邪的角色,比如“天真、纯洁、漂亮”。然而,当我写剧本的时候,这个角色却变得越来越扭曲。

也许这不是方法论的揭露,而是对我是一个歪人的自白…… …… 。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24

齐藤: 《Blue Aka》的故事和世界观有一种理想主义的一面。也许这与“一个可以喜剧的世界”有关?

杨先生:即使在一个严格的世界里,也可能有可以开玩笑的地方,因为你不会忘记积极地思考。在创作《蓝色阿卡》时,我并不想迎合当时流行的阴暗的后末日世界观。无论是视觉上还是故事上。

笑话和笑话与道德密切相关。喜剧的本质是刻意接近禁忌和禁令并取笑它们。

我有些乐观,因为这是一种允许禁忌的世界观。不是一个故事或背景,而是一个更抽象领域的故事。

── 有趣的是,“Blue Aca”的笑话被用户接受并被复制为网络表情包。

例如,在日本粉丝圈中,泳装星野在标题画面中抱怨的台词“即使坐着不动也很热〜(Ugoite nainoni atsuiyo〜)”非常受欢迎,并创作了许多MAD视频。

杨先生:我当然知道《泳装星野》里的那个表情包。当我们销售产品时,我们认识到反馈的重要性,因此我们不断检查用户的反应。

用户创造的模因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但内容却被观众紧急解读。作为制作人,这是非常欣慰的。

尤其是泳装星野,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声优花森由美里的出色表现。关于配音演员的录音,我们基本上是在Yostar的日本工作室录音,在韩国也有指导。

在那里,声优的表演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出色,后期制作人员的工作也很专业,日本用户也给予了积极的评价,并把它变成了一个梗。可以说,这是由于各主体介入而偶然出现的现象。

这一系列的巧合,也是运营服务乐趣的一部分。有趣的事情发生在不可预知的地方,粉丝和创作者接受并共同成长。与粉丝的交流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是一种负担,但也可能是一种力量的源泉。这就像爵士乐的即兴创作。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25
摘自Niconico视频

贯穿“蓝色档案”的思想

齐藤:我认为《Blue Aka》很擅长把玩家放在老师的位置上。你们在多大程度上有意让玩家体验到这种“为师”的感觉?

杨先生:我们尽量不要过多地使用老师的个性或特点。这是为了让老师更容易产生共鸣。所以有时候老师的性格可能会显得很暧昧。但没关系。因为老师就是玩家的化身。

在前作《Curare》中,将玩家的视角,即主角的视角设定为美少女角色本身,会出现各种困难。每个剧本都必须有一个主角,这限制了剧本的创作。

《Blue Aka》中的老师对玩家表示同情,同时也从故事中退后一步,观察各个女孩的故事。这位老师的立场,让现在的群戏成为可能。

斋藤:我还以为我会爱上你非常“成人”的外表。以至于我也想成为一名好老师。

杨先生:我自己对玩家们如何看待自己的角色、老师,如何解读《蓝色阿卡》的故事,如何受到作品的影响,我自己感到感激和负责。

由于我对这个世界的不满,我想问“什么是负责任的成年人?”“这个世界上存在负责任的成年人吗?”然而,“Blue Aca”并不是为了提出这个问题而创建的。正如前面提到的,这些问题只是像指纹一样自然出现的东西。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26

我尊重齐藤先生的“我也想成为一名好老师”的感觉。我希望当我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能够把那些感情还给好的方向。

我也是人类。尽管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我对某处伟大的事物有渴望和渴望。但我希望老师们能够保持自己。

正如尼采所说,如果你没有发现自己内心的光明,你就无法获得希望。

── 我认为《Blue Aka》的伟大之处在于它不局限于特定的文化,而是触及了世界各地的各种玩家。你们是如何实现这种普遍性的?

杨先生:今天,“负责任的成年人的缺失”可能是全球关注的话题。在韩国、日本、中国等消费类似御宅文化的东亚国家,尤其容易引起同情。

然而,这种普遍性并没有在制作的核心中被意识到。

恐怕《蓝色阿卡》正在超越娱乐领域,进入文学领域。我害怕被批评,问:“你是想做艺术吗?”我执着地追求自己的上班族身份,不肯远离娱乐。

── 然而,在御宅族文化中,文学、娱乐、普遍性、主题等概念有时不会重叠得令人困惑吧?

比如导演庵野秀明,就曾公开表示杨幂也是粉丝。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父亲缺席”的战后日本主题,同时其文学艺术价值也得到了一定的认可。

但另一方面,《新世纪福音战士》也是一部充满奇观的巨型机器人科幻动画。或许与《Blue Aca》有些不同,但《伊娃》中“快乐”与“疑问”共存。当“伊娃”在90年代流行时,分享失去父亲的感受本身就是一种娱乐趋势。

杨先生:这很有趣。斋藤先生所说的内容与我一直在深入探讨的话题有重叠。借此机会我们来谈谈吧。

我将自己定义为“御宅族文化的局外人”。

任何文化最初都具有其诞生国家或地区的地方特色。日本的御宅族文化也是如此。正如斋藤先生所言,富野由幸和宫崎骏导演的作品中,孩子们必须克服成人(父亲)创造的世界的主题,可能是战后日本特有的问题。

此外,任何作品都体现了作者的人性。宫崎导演的父亲在军需工厂工作,这一点在他的作品《你要怎样生活》中有所体现,庵野导演的父亲戴着假肢,塑造了一个听说有什么东西被折断或缺失的角色。它得到了反映。

诞生于这一文化和创作地的“父亲缺席”主题,是日本御宅族文化中成年人的普遍看法和基本主题,也因此引起了世界各地人们的同情和情感,至今仍得到支持。

然而,日本御宅族文化所引发的日本问题和我作为韩国人所看到的社会问题有一些共同点,也有一些不同点。

以庵野秀明的作品为例,我第一次接触《神秘海的娜迪亚》是在我11岁的时候,然后是在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接触到了《新世纪福音战士》。或许,虽然我和日本观众一样对这些作品充满热情,但我也通过韩国人的身份在某个地方欣赏它们。日本社会提出的问题在韩国社会也得到了思考。

换句话说,我观察日本话题的角度与日本人不同。所以,我和韩国、中国的其他御宅族,包括我自己,都是“御宅族文化的局外人”,我是基于作为一个“局外人”的感性和感受来创作作品的。

仔细想想,当一种本土文化在国际上流行并进入另一个文化领域时,从当地人民的角度重新解读它并创作出新的作品并不罕见。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通心粉西部片(Spaghetti Western),这是一部受美国西部片影响的意大利制作的西部片。我们创作的受日本漫画、动画影响的作品也可以称为通心粉西部片。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27

──我觉得西方通心粉的比喻非常恰当。在通心粉西部片潮流中,塞尔吉奥·莱昂内等意大利导演聘请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等演员拍摄西部片,动摇了当时在美国占主导地位的伦理和价值观。

换句话说,创造西部片的美国人对意大利人的视角感到惊讶。 “这是真正的西部片,”他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这方面来说,我认为吸引了许多日本粉丝的《蓝色阿卡》确实是一部通心粉西部片。

当然,制片人本身可能并不一定强烈意识到美国的替代方案。由于旨在成为一款有趣的娱乐作品,它碰巧获得了如此广泛的好评。

杨先生:在御宅族文化中,跨越文化界限、融合文化是一件值得欢迎的事情。

事实上,日本的御宅族文化自觉不自觉地对中国和韩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说到游戏,一个代表性的例子是社交游戏类型,你可以聚集有吸引力的角色并参与战斗。

随着包含这些想法的作品在全球范围内输出和扩展,像《Blueaka》这样具有新视角的游戏出现在新的国家,使当前的御宅族文化状况变得更加多样化和有意义。

当我称自己为“御宅族文化的局外人”时,我的意思并不是消极的。作为过去御宅族文化主流的日本的“他者”,我们是一个“局外人”,希望能够站在元认知的外部来参与全球大趋势并扩展这种文化。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想把‘蓝阿卡’的老师恢复为一个更有社会责任感的人,而不是父权制度下的私人父子关系。因为孩子是成年人而保护孩子的结构与父子关系不同。

我还有一个殷切的愿望。这意味着像人一样对待角色。

数据就是信息。人物是活生生的人。

性格是一个人的反映。人物是我们自己的反映,我们可以通过他们经历的故事来反思自己的生活。

因此,在《Blue Aca》中,我们试图反映人类的优点和缺点。尽管从营销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冒险的选择,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接受的挑战。

我正在积极创作美嘉、沙织、榛名等可被视为反派的角色。当然,也会有一些玩家无法接受这些角色。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你能接受他们所生活的这个鲁莽而愚蠢的世界是“真实的”。

我们是人类,因为我们有缺陷。因为他们是人,所以具有逼真性,可以成为人们喜爱的对象。通过帮助这些角色,老师也得到了帮助。也许他想描绘一个分享这种快乐的故事。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28

── 看来《Blue Aka》角色的人性越来越受到用户的欢迎。不过,你说“像美嘉、沙织、榛名这样的反派”,我想榛名本人对榛名被列入这句台词感到有点惊讶(笑)。

杨先生:榛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不思悔改的恶棍。不,他不会认为自己是坏人。所以,虽然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派,但“这样的角色玩家真的能接受吗?”由于这种焦虑,我最终被归为与美嘉和沙织同一类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29

斋藤: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标题“Blue Aka”包含“cheong”,即“青春”。

我们,老师,正在保护这个。请告诉我们为什么要保护这些年轻人以及为什么您认为我们应该保护他们

杨先生:我现在43岁了。所以我已经不能再被视为一个年轻人了。但我也曾有过年轻的时候。当我回顾过去的日子时,我想起了这一点。年轻人对它的价值了解不多。

为什么要保护青少年?我无法向玩家们提供这个问题的任何理由或依据。事实上,这个基础并不在我之内。

这是玩家的选择。这是玩家必须保护的东西,因为他或她认为它“需要受到保护”。

如果用户觉得没有必要...那将是游戏设计的失败。

齐藤:牢记这句话,我们也会鼓起勇气,守护我们的青春。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30

── 今天真是太感谢了。最后,请您给我们的读者留言。

杨总:关于《Blue Aca》我们聊了很多,但最终《Blue Aca》是公司的内容。我是公司的员工,是我和公司之间签订的雇佣合同的结果。这个干巴巴的事实也是我努力的动力源泉。

我=不是“蓝色阿卡”。我们作为一个团队一起构建它。 “Blue Aca”是许多不同的人辛勤工作的结果。

不仅是我自己,还有总制作人金容河、游戏总监林钟奎、艺术总监金仁、项目总监朴秉林、剧本团队的所有人、作曲家、美术师……名单确实是无穷无尽的。在公司内外人士的支持下,“Blue Aca”就这样存在于世。

还有球员。我感谢您对“Blue Aca”的喜爱。另一方面,我也担心自己会因为这样的恩惠而沾沾自喜,从而在某个地方变得懒惰。

作为一个故事创作者,我想永远不满足于目前的成功,我不满足,我想不断地追求故事。我想继续努力,但不要迷失自己。最后,我想以我的座右铭——佛陀的一句话来结束。

“一切现象都在消失。不要偷懒,要努力工作。 」(《大般涅槃经》)

『蓝色档案』独家专访 - 人物是人,作家是组织,虚构是真实_031

一开口,杨的讲话就没有停止,引用了从青山流水、漫画到哲学的广泛知识。虽然我们被这个充满智慧和激情的故事所震撼,但我们也能感受到其中充满了对杨先生工作的深情和对同事的感激之情。

尽管杨先生谦虚地说“我只是一名上班族”,但《蓝色档案》的高水平完成,离不开他的聪明才智和热情。

他“希望人们接受这个角色作为一个生命”的愿望,真的传达给了用户吗?不,对于玩过《蓝色档案》的人来说,这个问题是不必要的。

从文学学者到游戏开发者,从2000年代的宅男到TikTok时代的创作者,从热爱日本动画和轻小说的“宅文化外来者”到韩国游戏《通心粉西游》的领军人物现象。杨正在跨越不同界限连接文化。

如此一来,“Blue Aka”也获得了透明度,使其能够看到超越国界和时代的世界。

我无法将目光从杨先生身上移开,不知道未来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最后,我想借此机会向为采访付出辛劳的Vittgen.inc首席执行官裴尚贤以及担任翻译的Rondo先生表示衷心的感谢。

“独立情报网”计划未来陆续发表长篇调查文章。

『蓝色档案』官方网站在这里『蓝色档案』iOS App Store 版本下载在这里『蓝色档案』Android Google Play 版本下载这里
分类:

游戏新闻

标签:

评估:

    留言